【傑拉德觀點】晉級世足邊緣 與戰爭交鋒的敘利亞烽火足球  

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74Share on Google+0

(文/傑拉德)

或許,人太多的中國國家隊搶去了焦點;或許,錢太多的卡達掩蓋了視線。其實,世界盃資格賽亞洲區十二強賽,敘利亞的烽火連天故事,更值得我們給予1分鐘的關注,就由現在開始。

十二強賽最後一輪,敘利亞仍然掌握晉級主動權,命運自決,作客已出線的伊朗,補時迫平2:2,藉較佳得失球力壓同分的烏茲別克,取得附加賽席位。他們未必可以在兩回合的淘汰賽,擊敗袋鼠軍團澳洲,就算過了這一關,之後能否擁有足夠的資助,出發到中北美洲也是疑問,但能夠走到今時今日,我們也該給「生命戰士」認同和掌聲。

敘利亞內戰爆發6年,子彈橫飛,坦克在城中徘徊,武裝份子無處不在,到處是頹垣敗瓦,足球隊沒有主場,這些年來「無家可歸」,並因國際足聯凍結資金援助,成為十二強之中唯一沒有包機的國家隊。諷刺的是,敘利亞足球隊在內戰爆發前,前途一片光明,國家隊還打入亞洲盃決賽圈,但一場無了期的戰事,徹底摧毀了一切美好的憧憬。

敘利亞內戰至今已造成至少47萬人死亡,超過1200萬人流離失所,全國平均壽命由70歲跌至55歲,每個國腳都必須成為巴沙爾(Bashar al-Assad)的支持者,否則,別說滅聲,甚至你本人也會隨時「被消失」,甚至遭遇誅九族的厄運。

「在敘利亞,我們不敢公開論政,說錯話會招致殺身之禍,也會連累家人。」34歲前鋒Firas Al Khatib曾代表國家隊上陣57場,輩份最高,曾因不滿巴沙爾政府而杯葛國家隊,後來回心轉意,為國力爭世界盃入場券,包括在最後兩輪資格賽戴起隊長臂章上陣。「很多人不認同我們代表國家隊,因為這等於代表巴沙爾政權,但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」

敘利亞名副其實是雜牌軍,通常要在出發最後幾小時,才能湊夠足夠人數,有時要臨時徵召球員,而且目前他們要借用馬來西亞工業城市的球場作為主場館,為了節省3000多美元的租場費,國家隊訓練時寧在殘破球場進行。四十強賽,他們晉級後,獎金只是象徵式的50美元,而且國內聯賽的國腳年薪約1000美元,不及中國國腳大牌日薪,可能是英超球星的時薪。

據知,內戰發生至今,敘利亞頂級和次級聯賽合共多達38名球員死亡,除了遭到IS毒殺,也有因為反巴沙爾而被消失,曾被送到監獄的球員更是不計其數。為了生存是球員的動力,也是爭取每一分的動力。首循環作客中國,敘利亞由大馬士革出發,轉機到黎巴嫩再飛往多哈,晚上抵達廣州,再轉機到西安,本以為未打先輸,偏偏險勝1:0。

敘利亞國腳大部分四散外地聯賽,如沙烏地阿拉伯、卡達、伊拉克、中國,這次點兵僅得6名國內兵,其中有送貨員、警察等職業,不管如何,最重要是向巴沙爾效忠。內戰爆發初期,足球場變成軍事基地,用作策劃攻擊,球員被迫戴上支持政府軍的頭帶,在比賽前穿起印上巴沙爾頭像的宣傳衣服。奇怪的是,國際足聯一直反對足球被政治騎劫,這次卻沒用相同的罪名處罰敘利亞。

除非你流落異鄉當難民,敘利亞球員根本沒有任何選擇,要不繼續踢球,為巴沙爾政權宣傳,不要坐牢或被殺,甚至家人和親友也會受到牽連。小小的足球變成人壽保險,買了,不一定可以賠;不買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

 

Comments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