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迪比派路專欄】宗教?信仰?拆解球星紋身背後真義

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0Share on Google+0

(文/迪比派路)

寶刀未老的曼聯前鋒Zlatan Ibrahimovic上賽季末重傷結束賽季,完成手術後分享了一張大腿照片,網民清晰可見腿上的漢字「傳」,莫非這是呼應那一金句「過來時是國王,離去時是傳奇」。

非也,為「呂布」動手術的著名美籍華裔大醫生傅浩東,那漢字不是「傳」,而是「傅」,只是瑞典人想向醫生致謝和致敬而已。「呂布」是喜歡紋身的足球巨星之一,大大小小的紋身起碼超過10個,包括充滿中國特色的紅龍等,似乎中華文化對他而言,充滿吸引之處。

除了Zlatan之外,前曼聯球星貝克漢與中華文化也有點淵源,4年前,萬人迷到訪北京大學演講,秀出「生死有命,富貴由天」的紋身,全球驚嘆不已,我們忘了哲理,居然被英國人重新提醒一次。貝克漢的八個漢字是由狂草紋上,巧合地,與大兒子布魯克林的右手腕上的「狂」互相呼應。

話說回來,曾效皇馬、洛杉磯銀河和巴黎聖日耳曼的貝克漢,最初想到的紋身是「永不言敗,自強不息」,只是香港紋身師沈龍威認為陽剛味太重,不宜用作紋身之用,遂反建議用上《論語》的「生死有命,富貴由天」。香港娛樂雜誌披露,當萬人迷的紋身曝光後,紋身店的生意急升,當中不乏他的迷弟迷妹,一模一樣複製這句話。

紋身,有時候具有震懾的作用,前希臘國家隊前鋒Theofanis Gekas身上就有「寒冷殺人魔」的漢字(紋身師父略懂漢語的話應改為冷血殺人魔),顯然是為了嚇唬敵人,而他亦說過:「這個詞語的意思是冷靜的殺手,與我風格如出一轍。」最怕嚇不了,卻嚇了自己,紋身還選擇正能量多點的漢字更好。

迦納中場Kevin-Prince Boateng是非洲帥哥,身上的漢字簡單易明,分別是「家族、健康、愛、成功、信任」,理由也清顯而易見,他解釋道:「我是要時時刻刻警醒自己,告訴自己生命中有最重要的東西,不是金錢、名利、權力。」皇馬領袖級人物Sergio Ramos在耳朵紋上漢字「狼」,原來這是他最喜歡的動物,但相信華人斷不會這樣做,尤其男生,免得被戲謔甚至誤認為「色狼」,那就是無妄之災。

大部份西方人紋上漢字,取其形,也取其義,但也有少數球員純粹「愛美」,保加利亞瀟灑哥Dimitar Berbatov手上刻了「百無禁忌」、阿根廷天使Ángel Di María右手臂上的「手炮友」、前義大利後衛Francesco Coco左臂上的「夫手」,其實也沒太多意義。

蠻好笑的是,前德國國腳Torsten Frings手臂上紋了「龍蛇羊勇吉」,背上則加了「酸甜鴨子:7.99歐元」,原來是曾經有一次在中餐館吃過美味的酸甜鴨子,於是深深愛上這菜式,便一不做二不休,紋在身上,就算不懂發音,也能叫菜。最後,簡單的漢字紋身,就是把自己的漢語名字紋在身上,比如Antonio Cassano的安東尼奧,重點是看他們找的紋身師父是說粵語、抑或國語,還是普通話。

 

Comments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