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迪比派路觀點】 直到足球世界之盡頭 遙遠的FIFA最終端

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Facebook0Share on Google+0

(文/迪比派路)

一條有趣的問題:「國際足聯世界排名最低的國家是哪一個?」恐怕100個球迷,99個答不出來,就連職業球評也未必知道。他們和香港算是有點「淵源」,因為他們幾百年前是英國殖民地,現在是英國海外屬地,仍以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作為國家元首,並由英國指派的總督掌政,這地方叫安圭拉(Anguilla)。(多個末端國其中之一)

位於加勒比海的安圭拉,面積只有96平方公里,人口約1.5萬,細小但仍保持美麗的風光,歷史污點無疑是當時入侵的英國人,把這個小地方改造成煙草種植場,再輸出到世界各地。幾百年前,人類為了爭奪土地資源,大動干戈,加勒比海地區一度被歐洲諸國瓜分,安圭拉先後落入英國及荷蘭人手中,法國曾試圖掠奪,但失敗告終。英國重奪統治權後,安圭拉的版圖忽大忽小,1880年與聖基茨和尼維斯「三合一」,三個島嶼之間沒有文化接合點,也沒有地理上的關係。

到了1967年,安圭拉出現獨立的聲音,分離主義崛起,槍聲嚇跑了英國外交大臣,短短10年,奴隸買賣而流落「異鄉」非洲人後代發動過兩次革命。英國人把足球帶來安圭拉,但他們與地球上大部份國家隊沒有交戰紀錄,只是在國際足聯的大會上,看見他們的名字,從中文發音聽來,相信很多人會把他們誤作為非洲的安哥拉。

版圖不大,人口不多,安圭拉是著名避稅天堂,但足球隊長期處於世界排名之末,毫無上升跡象。國際足聯每年向安圭拉提供50萬美元援助,自從2003年起,額外發放200萬美元興建一個容納1100人的足球場,但對推動當地足球發展,似乎沒多大作用。其他國家不重視他們,卻渴望得到他們的神聖一票,前主席Sepp Blatter7年前曾歷史性到訪當地,為新球場主持開幕式,更揚言:「我們需要安圭拉貝利!」聽來,實令人啼笑皆非。

其實,安圭拉直至1997年才加入國際足聯,世界排名第190位,也是史上最高,至今打了30場比賽,取得3勝,腳下敗將包括英屬處女島。2006年世界盃資格賽,他們居然與多明尼加共和國互交白卷,締造歷史新章,但近5年來只是踢了10場正式國際賽,相當於大部份球隊的一年的比賽數量。不出所料,他們的比賽大都是慘不忍睹,0:10不敵千里達、0:12大敗薩爾瓦多、1:14不敵格瑞那達,不斷寫出全新最差紀錄。

波蘭出生的總教練Richard Orlowski排除萬難,接掌安圭拉教鞭,出征2018年世界盃資格賽,合計以0:8不敵尼加拉瓜,不久離職。「備戰超過一個月,我們與英屬處女島踢了兩場熱身賽,又與聖馬丁踢了熱身賽,全部獲勝,安圭拉國腳大感鼓舞,世界排名肯定會突破新高。」他謂。可惜,最低依然是最低,看不見希望,聖馬丁不是國際足聯會員,對英屬處女島的比賽未獲認可。

2012年,安圭拉足協主席涉嫌賄選,遭到終止職務,撲朔迷離地在45日後復職,並一直掌權至今。由於足協的「小圈子」活動,從來不問世事,只問回報,導致當地球隊嚴重不滿,寧願退出官方聯賽。時至今日,安圭拉依然沒有職業聯賽,頂級男子聯賽由9隊角逐,名字相當隨便,像Attackers隊,而其中一隊勁旅「獅吼隊」則在2015-16賽季拂袖而去,並解釋「安圭拉足球如一潭死水」。

安圭拉無法依賴海外僑民建立具規模的國家隊,青訓是唯一的前路,年僅15歲的Keanu Richardson已完成國家隊處子秀,20歲的Germaine Hughes已轉到巴巴多斯踢球,像威爾斯足球的「輸出模式」或者一條出路。業餘球員Kevin Hawley服務國家隊長達20年,今年已37歲,也是國家隊隊長,去年慘吞圭那亞7蛋後,試嘗用阿Q精神鼓勵隊友:「至少,我們在比賽頭10分鐘沒有失球。」

 

Comments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