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傑拉德觀點】從非洲球王踏上總統 喬治維阿的政治巔峰

(文/傑拉德)

對於五年級、六年級的球迷來說,他努力了十三年,終於當上總統,就像C羅當了葡萄牙總統一樣轟動。韓國電影《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》去年轟動一時,掀起熱話,計程車司機目睹了自己人打自己人後,不禁泛起對雞蛋的同情,只祈求George Weah站在高牆之頂,能夠不忘初心,守護擁戴他的弱小雞蛋。

賴比瑞亞土生土長的窮小子Weah,來自近郊貧民窟Clara Town,從小在河邊踢足球,想不到會被足球改變命運,但也要多得時任摩納哥總教練Arsene Wenger的提攜,隨後轉到巴黎聖日耳曼,揚名四海,並在1995年轉投義甲豪門AC米蘭,攀上事業高峰。

Weah大器晚成,登陸義甲時快將29歲,但時間阻不了他,除了兩奪聯賽冠軍,更重要是在成為史上唯一一位三料足球先生,集非洲、歐洲(即金球獎)和世界足球先生的大獎於一身,之後輾轉效力切爾西、曼城等,直至2003年退役。

球員時代,Weah步大力雄、射門剛勁、爆發力異於常人,同時腳下功夫出眾,曾經在一場比賽上,獨個兒反守為攻,由防守禁區一路長驅直進,踢進敵人的禁區進球,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。

去年10月,他在首輪選舉中成績不俗,得票率達到38.4%,可惜未能達到50%門檻,要與28.8%的副總統Joseph Boakai再決勝負。兩個月後,他以61.5%得票成功當選,今年1月16日取代現任女總統Ellen Johnson Sirleaf,實現賴比瑞亞自從1944年以來首次民主轉型。

所謂物以類聚,AC米蘭前主席Silvio Berlusconi合共三度出任義大利總理,名宿Gianni Rivera選過義大利國會議員,Kakha Kaladze是喬治亞副總理,連Andriy Shevchenko亦已展開從政路。

說回Weah的祖國,賴比瑞亞由美國自由黑奴組成,1847年宣佈獨立,百多年來擺脫不了戰亂,直到1984年制定憲法,之後爆發全球矚目的兩次血腥內戰,民不聊生。2003年經聯合國調停後,2005年才恢復總統選舉,Weah在內戰期間積極參與人道救援工作,被委任為聯合國親善大使,早已覬覦總統寶座。

2005年,他首次參與總統選舉,被政敵攻擊運動員缺乏智慧,後來再被揭發學位來自「文憑工廠」,最終飲恨而回,2011年選副總統也是鎩羽而歸,屢敗屢戰,終於在2014年當選參議員。為了重整旗鼓,他在在美國大學考取管理學位,並在選舉打起教育、就業和基建的口號,打動民人心。值得一提,他在競選時不是自稱George或Weah,而是中間名字Manneh,名字是代表其原住民的出身。

然而,賴比瑞亞內戰於2003年結束,2013年又爆發伊波拉病毒,導致社會發展落伍,人均GDP排名全球倒數第四,糧食不足,全國83%人口活在貧窮線之下,每日只有1.25美元,加上貪污問題嚴重,且看非洲球王如何把昔日球場上的光環帶到政治舞台上,感染人心,發光發熱,讓國家強盛起來。

 

Comments

comments

comments